• 微博
  • 微信微信二维码
  •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  >  要闻动态  >  广东要闻

    人贩子"梅姨":从不让人看她身份证 常外出做"生意"

    来源: 南方日报网络版     时间: 2019-11-20 12:07:21
    【字体:

    辽阳助孕费用【电/徽V信:156★2333★9999】-【AA69助孕网(www.aa69.com)】-█2004年开创首家专业性公司█15年诚信历史,1万多成功案例█专业的流程体系█行业标杆品质!又添一国!毛里塔尼亚发表声明宣布与卡塔尔断交


    (原标题:神秘人贩子“梅姨”:同居对象从没见过其身份证)

    人贩子梅姨:从不让人看她身份证 常外出做生意

    在此之前,申军良已经找了“梅姨”三年。14年前,他刚满一岁的儿子申聪丢了。经人贩子张维平、梅姨之手卖出,卖了13000元。2016年3月,人贩子张维平落网。据他交代,除了申聪,他还拐卖了另外八个孩子。这些孩子都是通过“梅姨”销赃。

    11月初,“梅姨”涉嫌拐卖的两名儿童被增城警方寻回。“梅姨”案再次引发关注。

    “人贩子”、“拐卖”,这些关键词不断挑动着网友的神经,全民寻找“梅姨”。11月17日,有群众报警,在湖南郴州一所学校附近发现了疑似“梅姨”的人,但经过警方核查,女子并不是“梅姨”。几天之内,在全国多地都有网友称找到了梅姨,但最后均证实为传言。

    但这并没有影响大家寻找“梅姨”的热情,转发还在继续。直到11月18日上午,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,网络上流传的广东增城被拐9名儿童案件嫌疑人“梅姨”的第二张画像非官方公布消息,梅姨是否存在,长像如何,暂无其他证据印证。广东省公安厅未邀请专家对梅姨二次画像。

    人贩子梅姨:从不让人看她身份证 常外出做生意

    但山东画像专家林宇辉向新京报记者证实,引发争议的第二张画像确实出自他手。今年3月,他收到广东增城警方的邀请,见到了梅姨曾经的男朋友,根据他的描述,画出了画像。

    “梅姨是真实存在的。”申军良对此坚信不疑。“这么多人都见过她,只有找到她,孩子们才能早日回家。”

    2017年,广州增城警方第一次从人贩子张维平口中听到了“梅姨”的名字。

    他涉嫌拐卖申军良一岁的儿子申聪,2016年在贵州落网。起初,他说偷走孩子之后,他在广州市增城区一个菜市场附近的麻将馆,认识了一个过来买菜的阿姨,并把申聪卖给了她。

    根据张维平的说法,申军良把附近所有人家都找遍了,也没找到那个“买菜的阿姨”。

    直到2017年6月,张维平才向增城警方供述,孩子是通过“梅姨”出手的。而且除了申聪,他还拐卖了另外八个孩子。

    根据张维平对警方的描述,梅姨当年50岁左右,2003年至2005年间,长期居住在增城客运站附近的城丰村鸡公山街,平时以做红娘为生。每次张维平拐到孩子,就和梅姨在增城汽车站附近的斜坡见面。梅姨还曾带他在附近的快餐店里吃过快餐。

    2017年,张维平涉嫌拐卖案一审庭审时,他回忆了和梅姨的相识过程。

    2003年减刑出狱后,他去了广州市增城区石滩镇,租住在石滩旧车站附近的一间临时房里,一晚上只要十块八块。

    白天没事做,他就到岗贝村路口的小店里坐着,买东西吃。店里有两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听说他曾因拐卖小孩坐过牢,就给他介绍了一个专门收购小孩的阿姨。“相当于中介一样。”张维平称,因为阿姨的名字中有个“梅”字,大家都称呼她“梅姨”。

    后来,申军良从警方处获悉,警方曾按照张维平的供述去寻找两位老人,但因为已经过去十几年,其中一人去世了,另一人也因为年纪太大无法回忆起当年的事。并没能追踪到梅姨的信息。

    初次与梅姨合作时,张维平十分谨慎。偷孩子前,他告诉梅姨,自己和女朋友生了个孩子。因为家中还有妻儿,这个一岁左右的男孩无法带回家抚养。他希望梅姨介绍一个人家收养孩子,收养者只需付一笔“抚养费”。

    在张维平的供述中,那是他第一次亲手偷走别人的孩子。收养孩子的夫妇给了他12000元。他给了梅姨1000元当做介绍费。

    后来他发现,梅姨并不关心孩子的来历。她承诺,只要有孩子她就收。而孩子卖到什么地方,梅姨也从不和张维平提起。

    两年间,每隔数月张维平就偷个孩子经梅姨之手卖掉。每次下手前,张维平会事先和梅姨联系好,梅姨找好买家谈好价格,转告张维平。张维平得手后,双方约定地点交易。

    最初的“梅姨”信息均为张维平供述而来。申军良相信“梅姨”真实存在,“他(张维平)已经主动交代了另外八起拐卖案件,交易的时间地点也说的不含糊,我相信不会是假的。”

    2018年12月,法院对张维平、周容平等人涉嫌拐卖儿童案一审公开宣判,张维平、周容平被判死刑。

    人贩子梅姨:从不让人看她身份证 常外出做生意

    但张维平对“梅姨”的了解极其有限。仅根据这些信息,警方并未能找到“梅姨”。

    据张维平猜测,梅姨的家应该在韶关新丰县。因为有一次,梅姨接了一个电话,说家里出了点事要回去处理一下,之后去了韶关新丰。

    他还记得,梅姨曾带他到河源市紫金县水墩镇黄砂村一户人家,那里住着一个老汉和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。张维平在他家待了一会儿就走了,但梅姨没走。张维平判断,老汉和梅姨是男女朋友关系。

    张维平还知道,他可能并不是梅姨唯一的“货源”。他回忆,2005年左右,“梅姨”曾告诉他,他的贵州老乡,一个叫“阿华”的人,也通过她卖掉了一个小孩。

    两人最后一次联络是2006年初。当时电视里多次报道东莞警方的打拐行动,张维平想金盆洗手。他换掉手机卡,主动切断了与梅姨的联系。

    警方根据张维平的供述,找到了老汉张强(化名),今年六十多岁,曾和梅姨断断续续同居过两三年。根据他和张维平的描述,2017年6月,增城警方初步勾勒出梅姨的特征及活动范围,并公布了第一幅素描画像。

    在这第一幅画像中,梅姨留着短发,偏瘦,眼睛不大,单眼皮,颧骨突出,大鼻孔、大嘴。根据警方公开的信息显示,她会说粤语和客家话,曾长期在增城、紫金、韶关新丰等地区活动。

    人贩子梅姨:从不让人看她身份证 常外出做生意

    申军良从张维平一审庭审得知了这些信息。2017年11月2日,开庭的当天下午,申军良就去了黄砂村。刚进村时,申军良拿着梅姨的画像打听,但村里的人都不理他。他在村里贴满了寻人启事,见人就塞一张传单,声称找到人就给钱。断断续续找了将近三个月,才有个老汉悄悄问申军良,能给多少钱?申军良说,找到梅姨至少给5万,如果找到孩子,可以给10万。在他的帮助下,申军良找到了张强。

    申军良去过张强家好几次,张强告诉申军良,他确实认识梅姨,多年前,他们通过亲戚介绍相识,二人处过朋友。梅姨曾说自己名叫番冬梅。但后来,警方并未查询到符合条件的“番冬梅”。

    除此之外,张强对她也不是很了解,没去过梅姨家,也没见过她的家人。“她只是偶尔过来一下。”张强说。

    张强印象中,他们交往的两年中,梅姨每次在他家住一阵就走了,说是去做生意,过一阵又回来。而且从来不让人看她的身份证。那时,张强并不知道,梅姨说的“生意”是拐卖儿童。

    “她不是紫金人,我们交流很困难。”张强告诉申军良,梅姨说自己是广州人。张维平也说过,他记得,老汉和梅姨用两种不同的方言交流。

    申军良拿着警方公布的梅姨画像给张强看,但张强表示已经忘了梅姨的样子。申军良想让他帮忙联系梅姨,张强也拒绝了。

    “我知道梅姨在哪。”后来,还有个村民给申军良提供了一条线索,称梅姨在隔壁县里给别人算姻缘,还肯定地说:“就是她,你们见面直接抓!”申军良马上找人雇车,一批人赶到紫金,专门找了本地人假装问姻缘,偷偷给“梅姨”拍了照片。还有一批人守在张强的邻居家,邻居看了照片,也肯定地说是梅姨。

    申军良找人拖住老妇人,然后做了严密的部署。他们商量着,如果一会儿梅姨要逃跑,就由同行的最身强力壮的人把她抓住,直接塞进面包车,拉到派出所。但行动之前,警方传来消息,老妇人的行动轨迹和梅姨不符,她不是梅姨。

    2017年底至2018年初,申军良在黄砂村待了三四个月,每天在村里转。和村民混熟了,才有村民告诉他,梅姨的画像和她本人不太像。后来张强也跟申军良透露,你拿这个东西不行,不像梅姨。

    申军良马上把这个信息反馈给警方,“一定得给她重新画像,现在这个不像她,怎么找呢?”申军良和警方说。

    人贩子梅姨:从不让人看她身份证 常外出做生意

    2017年,申军良认识了林宇辉,当时他正因为章莹颖案备受关注。林宇辉是山东省公安厅首席模拟画像专家,章莹颖失踪后,他通过一段模糊的视频,画出了嫌犯的样子,后来被证实相似度极高。

    申军良私下找过林宇辉,希望他帮忙画梅姨的画像,但被拒绝了。“如果要画犯罪嫌疑人,必须警方找我才行,因为这是刑事案件。”林宇辉解释。

    林宇辉称,直到今年3月,广州增城刑警队给他打电话,发出了画像邀请,并为他购买了济南到广州的往返机票。 “我一般画像先看有没有条件,所谓条件就是有没有照片、视频,或者证人能不能描述清楚。”增城警方告诉他,梅姨比较神秘,从不照相,没有照片。

    3月6日,林宇辉跟随增城刑警队来到紫金县黄砂村,见到了张强和他的女儿。他首先对梅姨的体貌特征进行询问,张强清晰地说出梅姨的特征:一米五几的个子,体态比较胖,脸比较大,脖子短、大鼻头、大嘴、有点三角眼,梳一个农村妇女的短发。

    “一听就是个南方人的形象。”林宇辉说,张强也点头,说:“对,她说话就是粤语和客家话。”

    那次画像从起稿到收尾用了将近四个小时。林宇辉一边画一边修改,中间调整了五、六次。“因为描述者和画像者的理解有差距,但只要把脸部特征抓住,也能做到比较像。”林宇辉解释,“素描画好之后,张强和女儿都说非常像,达到了百分之八九十。”

    人贩子梅姨:从不让人看她身份证 常外出做生意

    林宇辉称,网上流传的彩色版是一个擅长人物电脑画像的好心人做的,他看到梅姨的模拟画像,就在素描的基础上做了电脑上色,为的是让画像看起来更真实,像照片一样,方便大家辨认。

    11月初,梅姨涉嫌拐卖的两名儿童被增城警方寻回,并组织了认亲。但两个孩子的买家并未能提供更多有关梅姨的信息。11月9日,林宇辉把彩色图片发给了申军良,随后由申军良向外发布了照片。

    “人贩子”、“拐卖”,这些关键词不断挑动着网友的神经,“梅姨”的彩色画像迅速在网上传播。几天之内,全国多地都有网友发帖称找到了梅姨,还有消息称,梅姨已经落网。后来,这些消息均被证实是谣传。

    11月18日上午,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,网络上流传的广东增城被拐9名儿童案件嫌疑人“梅姨”的第二张画像非官方公布消息,梅姨是否存在,长像如何,暂无其他证据印证。广东省公安厅未邀请专家对梅姨二次画像。

    随后,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区分局向新京报记者称,增城警方于2017年公布了“梅姨”画像,后未发布更新画像。暂未回应是否曾邀请专家画新画像。广东省公安厅的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称:“现在没有任何要回应的内容,新的进展将会在官方微博公布。”

    “梅姨是真实存在的,她曾经居住过的地方,很多村民都表示见过这个女人,怎么会质疑她的存在?”申军良急了。他的电话从早响到晚,都是问梅姨和画像的事。“我们还在努力找她,只有尽快找到她,才能找回另外七个孩子。”

    相关文章

  • 宁波代生宝宝:山东一法院陈列“被告商人”画像已全部摘除
  • aa69靠谱吗:当不成总统改做教授?希拉里或前往哥伦比亚大学教书
  • 海口找代妈:马拉松生意经:跑者万元买装备,门票从两百炒到两千
  • 宜昌代生孩子价格:家中起火6旬老母全身85%烧伤,湖南孝子“割皮救母”
  • 泰安助孕费用:黑山总理回应“被特朗普强势推开”:也没啥伤害啦(组图)_搜狐其它_搜狐网
  • 沧州助孕服务:安倍就“一带一路”表态:如果条件成熟将合作(图)
  • 邯郸哪里找人帮生孩子:永安行与哈罗单车合并共享单车行业洗牌正加速
  • 邵阳找代妈:“纸箱危机”来袭部分电商成本涨75%
  • 平顶山助孕多少钱:卡塔尔外交危机有望缓和伊朗运来800吨蔬果救急(图)
  • 娄底助孕网:国际千克原器重了50微克要退休千克将被重新定义(图)
  •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版权所有: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
    主办:南方新闻网 协办: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:南方新闻网
    建议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IE7.0以上版本浏览器
    辽阳助孕费用_育儿百科29232_育儿门户网
    您好,欢迎访问思科兴净化制品有限公司! 联系我们|收藏本站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企业动态
  • 行业资讯
  • 必赢bwin苹果版如此重要,该如何选择?

    众所周知必赢bwin苹果版能有效地保护呼吸系统免受外界粉尘、唾沫、病毒等微小颗粒的袭击,从而保护人体健康。世界上最先使用必赢bwin苹果版的是中国。古…...

    查看详情+
  •   电   话:0755-23698801  0755-23698809
  •   手   机:13600420356
  •   邮   箱:1730307972@qq.com
  •   地   址:深圳市光明新区新湖街道公明楼村索硕泰路世峰科技园L栋4楼
  • 思科兴净化制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:粤ICP备19080916-1号

    粤公网安 44031102000381号

    服务热线:0755-23698809 公司电话:0755-23698801

    客服QQ:1730307972

    地址:深圳市光明新区新湖街道公明楼村索硕泰路世峰科技园L栋4楼